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最后,我穿起了马裤和蓬袖衬衫,头上绑了条围巾,戴了一对埃尔罗?弗林 似的耳环。万圣节当天,整个教室里都是鬼怪、巫婆和流浪人,我是学校里惟一的海盗,说不定在全国也是独一无二的。老师打着拍子,让我唱《特 他看了风行云手里的头颅一眼,突然蹲在地上呱呱地吐了起来。“有没搞错,我们真的要带这东西进林子吗?”

来源:bonugu.cn 晋州晚报
2020-5-21
“是鬼怪?还是盗尸鬼?”
“都不是。”
“大概是个小吸血鬼?”
“我不吸血妈妈。”
“也许是个仙灵?”
我号啕大哭。近两个月来我第一次发脾气用我本来的野性声音尖叫。这个声音吓倒了她。
“看在上帝的分上亨利。你把我吓疯了把死人都叫醒了叫得跟女妖似的。不给你过万圣节了。”
我想告诉她女妖天性敏感她们会流泪哭泣但从不嚎叫。但我没说而是打开了泪闸哭得像双胞胎妹妹一样。她把我拉过去拥在怀里。
“好了我只不过开个玩笑。”她抬起我的下巴看着我的眼睛“我只是不知道妖怪是什么。听着去当个海盗怎么样?你会喜欢的是吗?”

“剑?我不知道——”

“你会知道的。现在走吧。”老人转头看了看那具依旧僵立不动的无首尸体道:“此物灵中有怨留此无益我还是将他带走吧。”他从腰间提起一只葫芦大的皮囊迎风晃了一晃风行云与向瓦牙只听得耳边轰隆一声响皮囊暴涨数尺将尸体一口吞下眨眼复又还原只是内中青光隐见。

那老人转身便行。转眼空地上便寂静无声连风也停息了。此刻空地上那棵脱光了叶子的苏合香树颇为古怪仿佛一位披头散发的黑色老女区映衬在星空下。

“我们要回去报告吗?”向瓦牙惊魂少定“这老头疯疯癫癫不会是蛮族人的探子吧?那一刻我看到了那尸体变成了变成了……真是吓死我了。”

薅羊毛 http://www.aizhuan.cn
晋州新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 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
  • 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
  • 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
  • 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
copyright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晋州热线 晋州论坛 版权所有